“警队士气已低无可低” 良心港警发公开信促独

“警队士气已低无可低” 良心港警发公开信促独立调查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0807/1325936.htmlc
 
 

多名警员透过匿名方式联署促政府正面面对公众诉求。公务员secrets facebook图片(互联网)

「反送中」运动展开以来,香港警队完全成为政权打压港人的工具,与市民对立,不少消息指香港警察内部濒临崩溃。一批香港警察昨日(6日)就在facebook发表匿名公开信,希望特首林郑月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及警队高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两个月来的冲突。

多名香港警员透过「公务员secrets」的fb专页发表公开信,除了呼吁政府及警队高层,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化解现时社会的僵局外,也呼吁同袍不要再与示威者间散播仇恨,保持专业。公开信又指,运动是一场有「广大民意授权的运动」,警队与示威者并非对立。另外他们亦感谢立法会议员朱凯廸及许智峯曾保护警员及不曾与警方恶言相向。在上载的警察肩章中,估计联署的警员最少有1名总督察及多名督察

警察声明全文

《警察不是政治工具,反而是保护鸡蛋的高墙》

我们是一群来自不同单位,不同职级的警务人员。在此之前,已有多名同事因近月的一连串政治事件撰文。我们没有任何越权或不尊敬之意,也明白中立性对我们的重要性。但为了避免冲突再次发生及升级,我们必须在这个时候再次发声,因为我们相信现时无论前线同事及示威者已去到临界点。特别看完特区政府高官们今天(5日)举行的记者会,还是希望传媒朋友能够可以帮我们的感受传递给特首林郑月娥女士、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先生、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女士、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先生、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先生及警队各高层:

自2014占中开始,警队成为巿民与政府的磨心,我们明白到一般巿民未必能够体会到警务人员当中的位置及辛酸。我们长时间受到社会各阶层的谩骂,纵使身心俱疲,甚至有同事因情绪失控以致身陷囹圄,但我们绝大部份同事仍紧守岗位,尽力保护巿民生命财产及维持社会秩序。当占领运动完结后,留下的是撕裂的社会、反政府的种子及一股仇警情绪,政府及警队上了宝贵的一课,但却没有得到教训。

至本年度6月9日反逃犯条例大游行,我们警队同事期望特区政府会仔细聆听社会声音去寻求解决方法,避免再次将警队放于磨心位置。可惜,特区政府仍刚愎自用,漠视民意,强推条例,导致612警民冲突及其后一连串的地区示威事件。

一场修例风波,造成的不单是再一次的社会撕裂,甚至将一切是非黑白道德观念完全扭曲。有人会为无差别袭击巿民的暴力案件拍手欢呼,亦有人会为袭击警察的示威者呐喊助威。更令人心痛的是,平日奉公守法的巿民学生甚至冒着受伤或被捕的风险走上街头抗争,为的是成就一个更好的香港个多月的社会运动,特区政府仍漠视社会的种种诉求,任由社会秩序失衡,更想借用警队及司法制度去压制巿民的不满。

警察从来都不应该是用来解决政治问题的工具,根治社会撕裂的方法从来都在当权者手中。虽然特区政府已错失了补救的最佳时机,但为了防止加剧社会不满及撕裂,请特区政府能审时度势,不要再纠缠于无谓的管治威信问题。其次,这次修例风波并不单单是一场有否「使用过份武力」的警权问题。我们必须承认,这次政治事件远超监警会所能负责的职权与职能范围。在「不割席、不笃灰」的原则下,要警队协会赞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几乎是不可能,但问题在于事件中被调查的一方,是否有资格决定被独立调查与否?事实上,多个协会发出的声明亦从没有谘询我们。同时,执法尊严亦应该包含勇于改过的承担。平心而论,警队在这次大型騒乱中没有可能「零犯错」,加上武力应用本身就不是一件外人容易理解的事,为了重建巿民对警队的信心,独立调查既能为社会提供一个冷静期以缓和情绪,亦能给整个政府及社会检讨改善的空间。

面对社会各阶层的指责,各同事亦渐渐情绪崩溃,这种情况下已经不是一句「受过专业训练」或「you are well paid for it」就能轻轻带过。警队士气已低无可低,警队声望亦已荡然无存。面对这种困局,警队高层除了对外不断谴责,对内强调克制,似乎已迷失方向,无计可施。于警校受训期间,我们学识了服从与纪律,但我们从没有抛弃过做人的尊严及良知。当权者执迷不悟的时候,请不要一次又一次将我们放置于刀刃之上,利用我们当作政治问题的「挡箭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